利物浦演绎的“人生守恒定律” 希望你我都能读到心里

撰文/热血哥

去年的欧冠决赛,利物浦是失败者,萨拉赫和卡里乌斯两个人眼泪的背后,诠释着人性中的善与恶。今年的欧冠决赛,利物浦是胜利者,所有人的表情里都在传递同一种情绪:三军过后尽开颜。短短一年时间,上帝把从利物浦身上夺走的东西,给还了回来。

伊斯坦布尔奇迹之夜后,利物浦重新夺回了这座给他们带来了无数光环,又让他们长期陷入过“困兽之斗”的冠军奖杯。你可以说这是近十年来最寡淡的欧冠决赛,但利物浦与时间的故事,却是胜负和奖杯之外,更值得被我们长久回味。

利物浦再次登上欧洲之巅

一、

因为之前红军4球逆转巴萨、热刺读秒绝杀贾府,这一系列不可思议的球场故事,被高强度、快节奏演绎着,所以对于欧冠决赛,胃口早已被吊到很高的位置。但是,决战无名局的定律,又一次施展了它的魔力:如果以半决赛的审美标准来看,那这场决赛水准显然是不及格的。

开场仅两分钟,比赛的天平便被打破,但是这反而没有让比赛提前进入快车道。利物浦不温不火得控制节奏,而热刺没有高效率进攻,只有不断的回传和失误。几乎是令人昏昏欲睡踢了60分钟后,直到最后15分钟才有了起色。

不得不说,这个女球迷几乎成为了今年欧冠决赛的唯一亮点

对于中立球迷而言,这并不是一场很友好的比赛,技战术含量甚至低于一场普通英超联赛的水准。对于热刺而言,他们吃了缺少这种大赛经验的亏,想赢怕输,想快又怕被偷反击,所以畏畏缩缩,把自己的节奏彻底丢了。

而对于利物浦而言情况则不同,正因为克洛普的经验太丰富了:过去连续6次杯赛决战失利的教训,让渣叔无比务实地认清了一个道理,胜利比好看要重要得多。毕竟,这世界上没有必要每一种成功都叫皇马巴萨。

那么,这座冠军奖杯会不会因为这场乏味的决赛而失了成色?我想,这样的疑惑纯属多虑了。可以放在宏观的角度来看看利物浦这一年:经历了去年欧冠决赛的痛心疾首,顶着压力,在最短板的位置买下了最贵的球员( 范迪克、阿利松),而最贵的人恰恰成为弥补去年遗憾的核心与关键。

行驶在正确的轨道上,干着正确的事,换来了渴求已久的结局。这难道不是每一段平凡生活的正确打开方式吗?

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写满不可思议的鸡汤?奇迹如果无时无刻的上演,那它就不能被称之为奇迹。奇迹应该是生活的点缀,而不是生活的常态。我们都会铭记那些璀璨的点缀,但终归要回到常态,而常态里却有着细水长流的幸福。

二、

去年的欧冠决赛,开场后不久,萨拉赫被拉莫斯暗伤离场,利物浦早早被断了臂膀;而今天的决赛,马内26秒制造了点球,萨拉赫命中,梦幻开局奠定了捧杯的基调,开句玩笑:西索科就像是拉莫斯派来的和平特使。

去年的欧冠决赛,卡里乌斯的两次超低级失误,成全了本泽马和贝尔,成全了皇马的三连冠伟业;而今天的决赛,当热刺终于有复苏迹象,孙兴 、埃里克森、小卢卡斯不断威胁球门时,阿利松连续的高接低挡,几乎让对手陷入绝望。

即便是半个月前,与现在也是强烈的反差。97分,这是一个放在几乎世界各大联赛中都能够夺冠的成绩单,但是在英超,他们只能屈居曼城身后,即便收官阶段双线作战,他们的联赛8连胜已经做到极致,却没有被给一丁点的机会。但是今夜,他们即便没有每一刻都绷紧弦,即便没有发挥出最佳水准,大耳朵奖杯还是被稳稳收入囊中。

去年在这个舞台掉泪的萨拉赫终于重获笑容

一年时间,两周时间,上帝把从利物浦身上夺走的东西:骄傲和荣誉,给还了回来。这也许才是红军对于我们每个普通人最重要的激励意义:即便你眼下的人生,被委屈、不甘、愤懑填满,但是你还是要做好你自己,相信人生是守恒的,那些本该属于你的却被夺走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

在亨德森代表球队高高捧起欧冠奖杯时,看台上的杰拉德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这是属于红军两个时代的传承。做一个利物浦球迷是辛苦的,因为对于冠军的等待,似乎永远要比其他阵营球迷要漫长,但是,等待终究是值得的,漫长等待换来的东西才更弥足珍贵。

三、

所有的利物浦球迷在今天这个日子疯狂的庆祝或寂静的流泪,去年留下的那些痛苦早已烟消云散。站在一个中立球迷的立场,这些可能不是最打动我的,最打动我的,却是对一个故人的祝福。

今年的欧冠决赛,利物浦官方向所有租借在外的球员赠送决赛门票,邀请他们来现场观战。但是有一个人明确拒绝了,他就是卡里乌斯,也是那个被不少KOP在赛后第一时间祝福的人。

去年此时,他的两次致命低级失误直接摧毁了利物浦的冠军梦。赛后他孤独地流着泪,走向红军球迷看台,双手合十祈求原谅,那是一种歉疚几乎把人吞噬的悲伤。他的前辈卡恩说:“这两次失误,很可能会毁掉卡里乌斯的整个职业生涯。”

夏天过后,卡里乌斯被利物浦租借到贝西克塔斯,两年,其实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离开后的第一年,卡里乌斯在土耳其过得也不如意,还是会有葬送球队的低级失误。极端的贝西克塔斯球迷在卡里乌斯女友车上用油漆喷了大大的字样:loser。很多评论家说,“卡里乌斯也许这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卡里乌斯依旧没能走出去年的阴霾

卡里乌斯没有说什么。他其实才26岁,对于门将这还是个年轻的年纪。也许,来到欧冠决赛现场,目睹昔日队友们捧杯,了却一个心结,这是他最好的扫除阴霾的方式。但是,他谢绝了克洛普的好意,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存在将有可能导致场上的红军队友分心。

一种说不出的悲伤,还是跃然纸上。但卡里乌斯也是个善良的人,利物浦门将阿赫特贝格透露,在进入决赛后,卡里乌斯给克洛普和他本人都发去短信,希望他们能赢下比赛。

去年的欧冠决赛后,我写道:“漫长的人生中,我们不是贝尔,而是卡里乌斯。”今年的欧冠决赛,虽然没有卡里乌斯,但有一种情绪还是跟他相关:人生最美妙的时刻,不是仇恨,而是原谅。原谅他人,原谅自己。

当你双手,里面什么也没有;当你打开双手,世界才会存在于你手中。

利物浦已经走出了过去的阴霾,但愿卡里乌斯也能早点走出来。而利物浦演绎的这段“人生守恒定律”,也希望卡里乌斯能读到心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Recent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