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劲舞团》“染黄”调查:设定暧昧打擦边球

上周,网络游戏《劲舞团》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据称,该游戏因鼓励青少年“一夜情”,曾遭有关监管部门查禁。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尽管该游戏本身并无明显的色情内容,但多位专家和游戏用户表示,该游戏已成为众多年轻玩家寻求“一夜情”的平台。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网游业应当反思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平衡,同时,政府主管部门监管的日益强化,以及相关制度的逐步完善,也将推动中国网游业健康发展。

“感觉游戏变味了”

在被央视《焦点访谈》点名批评之后,久游网随即发表声明,强调《劲舞团》是经认证的合法网游,在中国大陆已经正常运营5个年头,在此过程中,久游网及其运营的包括《劲舞团》在内的网络游戏,从未因违法违规运营而受到监管部门的任何正式的行政处罚。

面对媒体的质疑,久游网副总裁吴军将“涉黄”的矛头指向了“私服”(即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非法获得服务器安装程序之后设立的网络游戏服务器)。吴军认为,《劲舞团》私服才是危害青少年成长的“唯一真正黑手”。

私服“涉黄”的程度或许更深,但对于“一夜情、涉黄”这个话题,久游网的《劲舞团》却仍然难免尴尬。

李妍(化名)是从2005年《劲舞团》在华内测就开始玩的老玩家,不过近一年来,她已经很少玩这款游戏了。

“感觉味道变了,没意思了”,李妍告诉记者,最开始的时候她觉得这款游戏中的舞蹈动作很“炫”,人物设定也很好看,而且游戏容易上手,玩起来也不累。但她表示,从2006年开始,游戏里的氛围开始发生变化,玩的人虽然越来越多,但游戏公共频道里的污言秽语和叫嚣骂街也越来越多,出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追逐“一夜情”的风气开始蔓延。

“到了2007年,《劲舞团》已经成为出名的‘一夜情’平台了,而且热衷其中的不少都是年纪比较小的玩家。”李妍对此感到很厌烦。她表示,她在《劲舞团》中遭遇了越来越多的骚扰,“现在游戏里正常玩游戏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去年就不怎么玩了。”

“很多男生都是带着某种目的在玩这个游戏。”李妍说。而另一位曾经的《劲舞团》玩家小D(化名)也表示,他身边很多人都半开玩笑地表示是为了一夜情而“进军《劲舞团》”的。

“这里确实挺容易的。”小D感慨道。他所说的“很容易”,指的就是“一夜情”很容易。

尽管有点不好意思,小D还是告诉记者,当年他也曾 “在其中尝试过”。勾搭、聊天、一起在游戏中跳舞、慷慨地给女孩子送上“大喇叭、衣服”之类的游戏道具、“老公老婆”地互相称呼、交换联系方式、线下约见……小D告诉记者,这是前人“教科书般”的经验总结。

“包夜玩劲舞团的人很多”,上海枣阳路一家网吧的许老板告诉记者,《劲舞团》这款游戏的玩家在网吧凌晨时段的上座率很高,“真正玩《劲舞团》玩得厉害的,年纪大多比较小,男女都多”。许老板告诉记者,那些少男少女长期泡在网吧里,打扮上也有不少是“非主流样式”,除了他们“啪啪作响”地敲击键盘让他颇感心疼之外,这些孩子明显缺乏家庭教育也令他心忧,“他们的生活看上去就知道,很多都是乱七八糟的。”

一个个5元和100元

“这个游戏里没有明显的床戏或者强奸的画面”,在央视 《焦点访谈》中,著名反网瘾专家、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陶宏开表示,《劲舞团》“人物的设计,女性的爆乳、巨臀、蜂腰,衣服穿得露到不能再露的地步了。好像手一挑衣服就会掉。那个颜色特别刺激,特别青少年在性要成熟不成熟时,他们特别感到好奇。”

尽管《劲舞团》本身“没有明显的床戏或者强奸的画面”,但不少该游戏的玩家告诉记者,游戏中的一些内容显得有些“模棱两可”:有的舞步的命名似有暧昧,如 “诱惑步”、“勾魂步”;有的舞蹈的地板动作(指贴地舞蹈动作)中偶尔会露出虚拟人物的底裤;“情侣舞”的动作中有“贴身抱来抱去”的动作等。“这基本算是打打擦边球吧。”李妍说。

不过,据《劲舞团》玩家介绍,这种暧昧的设定以及后来 “一夜情”风气的出现,确实给采用道具收费模式的《劲舞团》增添了利益。

游戏中的道具“大喇叭”可以让整个服务器都可以看到使用者的发言,这样的功能看起来并不重要,但不少玩家表示,在《劲舞团》中,这个道具对很多人而言是必须的,因为它可以给人带来在这个虚拟空间中的话语权,带来“威风”和“尊严”。

李妍反感的内容之一正在于此,她告诉记者,年轻的玩家们乐于在游戏里叫嚣和斗气,互相“刷喇叭”的竞赛常常发生。但如果要获得“大喇叭”这个道具,得花费折合人民币5元的虚拟货币。

此外,游戏中的虚拟服装同样是年轻玩家们乐于攀比的内容。李妍告诉记者,游戏中好看的衣服都必须用人民币购买,能通过正常游戏免费获得的衣服很不好看——“差别就像老头衫和LV的差别”。此外,很多衣服的存在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是可以永久保留的漂亮衣服,一件往往就价值人民币100元。

这是个烧钱的过程,不过,年轻的孩子们可能没有那么多钱,而强烈的好胜心和虚荣感让她们着迷。于是,她们开始寻求帮助,而李妍所言的“怀着目的的男生们”出现了,他们供给金钱或是道具,在游戏中赢得成就感的同时,还可以获得线下交流的机会。

在这个过程中,久游网获得的就是一个又一个5元和100元。

“游戏里人很多都是这样的,”小D说,这些都是对年轻孩子的诱惑,“真正年长些或者真的很有钱的人,也往往不必到这里来寻求成就感、存在感了。”

互联网内容监管趋严

在回应央视点名时,吴军表示,公司在规范游戏内环境方面做了不少努力——除政府要求屏蔽的关键字外,还额外增加了一些敏感词,以此来净化网游环境。

对此,李妍告诉记者,游戏中相关频道的确实施了关键敏感字屏蔽,但是这也没用,打不出的字玩家们会采用拆字、打异体字、使用“非主流火星文”等方式来替代,“改变不了什么。”

上海市信息行业服务协会法务部主任周宾卿表示,“《劲舞团》被一些人当作是‘一夜情’平台,但平台本身是工具性的,并无善恶之分”,周宾卿表示,眼下对于《劲舞团》一款游戏内容的判断意义不大,这已不仅仅是一个网络游戏内容的问题,同时也深入涉及到年轻一代的家庭教育以及游戏内容分级制度等。

有玩家认为,既然《劲舞团》中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较多,那么游戏内容就应当作出修改,减少暴露、暧昧的内容。

记者向久游网发去采访提纲,询问如何评估现有措施对于抑制不良信息传播的效果,以及久游网是否会采取更为有效的应对措施。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仍未予以回复。

“《劲舞团》现在是处于积重难返的状态”,一位业内人士评价认为,如果说当初是《劲舞团》吸引了大批年轻玩家,而后由于种种原因滋生出‘一夜情’的风气;那么现在,则是这种风气吸引着闻风而动的玩家们。

“在不少人眼里,这甚至都快成《劲舞团》的核心竞争力了”,小D开玩笑说,“李妍”们的退出实际上是游戏内玩家“劣币驱逐良币”的表现。

对于这类互联网文化领域内的“染黄”事件,政府主管部门加大了监管力度。

今年6月,文化部联合多部委出台虚拟货币相关管理文件,并叫停了“免费网游”模式中为人诟病多时的“开箱子”等涉嫌赌博的设置。接下来,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联合下发通知,强调对网络游戏前置审批及境外著作权人授权进口网游审批的唯一管辖权,并对外资的审查、限制尺度有所收紧。

此后,版署、文化部先后高调开展对于各类违规网络游戏的清理整顿工作,同时,公安部、工信部等多部委也同时开始重点打击手机涉黄。

有网游企业高管对记者表示,随着互联网内容监管日趋成熟,多部委均日益重视,“日后的监管预计会越来越严格”。

搜狐体育新世界棋牌新世界棋牌新浪nba新浪nb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